情長在

徐梓淇

「時間流逝,但情長在。」

當我得知丈夫患癌(前列線癌)時,感覺天都塌了,心裡一直懸着一條線,直到被醫生告知只是初期時,我那一直懸着的心才終於放下來。

雖然因為只是初期,不用化療,但丈夫因做手術而住院時的痛苦表情,卻依然令我想起多年前的那二次患上乳癌的經歷…… 

第一次患癌時,已經是第二期,也因此需要化療。化療是十分痛苦的,不僅要吃藥,還要面對吃藥後的副作用,但也因為丈夫和親人的支持讓我更有勇氣去面對這次「考驗」了!但即使我多麼有勇氣去面對,化療卻還是十分痛苦。一次,我因藥物的副作用脫髮到幾乎沒有頭髮,卻還需去買東西,路上,也有不少路人因此對我避之若浼,仿佛我是一個惡靈,而我也不禁為此感到心寒……

我別無他法,只好盡我所能地樂觀面對,看看報紙激勵自己,或看着父親的手錶回憶他以前教導我的小道理和時光。幸好,過了一段時間,病情終於轉好,而我也有望回到之前的生活。

但始料未及,沒想到七年後那艱難纒的惡夢又再次來襲⋯⋯,這次,我想就算是多麽樂觀的人也難免感到失落,而我亦是如此,即使我再怎麼控制自己不要去想,但我還是不禁懷疑那老天是不是在耍我,但幸好,天不亡我,加上丈夫行動上的支持,我的病情再度好轉了。

想起丈夫的支持,我的心裡暖暖的,卻也不忍心看見丈夫那痛苦的表情了。即使如此,我能做的還是只有在他身邊陪着他,就像我患癌時般一起面對他的「考驗」。幸好醫生十分盡責,因應丈夫的情況,安排他轉到其他醫院,以接受更好的治療,而我也對他不離不棄,在醫院從早到晚地陪伴着他。一次,我不幸遇上了十號風球,卻也不忍丈夫痛苦,仍依舊到醫院探望,可惜的是,因為十號風球的關係,得比平時更早走,我也不禁感到十分可惜。

因這數次經歷,我明白到光陰猶如白駒過隙,世事難料,也因此有回憶過去的習慣,例如我會到自己和丈夫交住時走過的地方懷緬,回憶我們過去的美好時光。也會看着之前的照片、戴着父親生前的手錶回憶過去,但也因此,我明白到有些事是不會因時光流逝而褪去的,例如父親生前的那隻手錶,即使它損壞了多少次,我卻還是會不厭其煩地修理它而不肯換一隻新錶……又比如那九年前丈夫送我的那對耳環,即使到現在,我還是會每天戴着它……我想,也許是那些物品所藴藏的回憶令我深刻到難以忘記吧……

也許,這就是人們常說的「家庭的愛超越時間」吧!